圖書館

當前位置:

首頁 > 圖書館 > 好書評介 >

《季羨林的一生》

2016-07-02 08:54:52
  “先生苦學不倦,筆耕不辍,著作豐厚,學問深刻,用力甚勤,掘發甚廣,實爲人中麟鳳。先生待人真誠,行事正直,腳踏實地,實事求是,尤爲人之楷模。先生的人品深爲我所景仰。”這是溫總理致季羨林的信中對季羨林的全面的評價,高度評價他的學術成就和人品道德。
  季羨林,字希逋,又字齊奘。著名的古文字學家、曆史學家、東方學家、思想家、翻譯家、佛學家、作家。他精通12國語言。曾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、北京大學副校長、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所所長。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東省臨清市康莊鎮。北京大學教授,中國文化書院院務委員會主席,中科院院士,中國語言學家,文學翻譯家,梵文、巴利文專家,作家。對印度語文文學曆史的研究建樹頗多。
  季羨林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東省清平縣(現臨清市)康莊鎮,祖父季老苔,父季嗣廉,母趙氏,農民,連個名字都沒有。叔季嗣誠。幼時隨馬景恭識字。6歲,到濟南,投奔叔父季嗣誠。入私塾讀書。 7歲後,在山東省立第一師範學校附設新育小學讀書。10歲,開始學英文。12 歲,考入正誼中學,半年後轉入山東大學附設高中。 在高中開始學德文,並對外國文學發生興趣。18歲,轉入省立濟南高中,國文老師是董秋芳,他又是翻譯家。“我之所以五六十年來舞筆弄墨不辍,至今將過耄耋之年,仍然不能放下筆,全出于董老師之賜,我畢生難忘。”
  而對于他的叔父,季羨林一生都是非常敬重和佩服的。在季羨林眼裏,叔父是一個非常有天才的人。他雖然沒有受過什麽正規的教育,卻在顛沛流離中,完全靠著自學,獲得了不少文化知識。他能作詩,能填詞,能夠寫一幅好字,也能夠刻圖章。他的古書讀了不少,尤其是宋明理學的書籍,他很感興趣。還經常正襟危坐地讀一些《皇清經解》一類十分枯燥的書籍。他還能作一些詩文,有一首七絕的詩是寫春天景色的,季羨林至今還記得,“楊花流盡菜花香,弱柳扶疏傍寒塘。蛙鼓聲聲向人語,此間即是避秦鄉。”
  季羨林先生是我國當代兼容百家、學貫中外的學界泰鬥,更是有“國學大師” “國寶”等美稱,其道德文章、學品人品是國內外學人所稱道的。他一生有以下十大學術成就:
  (1)印度古代語言研究--博士論文《〈大事〉渴陀中限定動詞的變化》、《中世印度語言中語尾-am,向-o和-u的轉化》、《使用不定過去式作爲確定佛典的年代與來源的標准》等論文,在當時該研究領域內有開拓性貢獻。
  (2)佛教史研究--他是國內外爲數很少的真正能運用原始佛典進行研究的佛教學學者,把研究印度中世語言的變化規律和研究佛教曆史結合起來,尋出主要佛教經典的産生、演變、流傳過程,借以確定佛教重要派別的産生、流傳過程。
  (3)吐火羅語研究--早期代表作《〈福力太子因緣經〉吐火羅語諸本諸平行譯本》,爲吐火羅語的語意研究開創了一個成功的方法,1948年起即對新疆博物館藏吐火羅劇本《彌勒會見記》進行譯釋,1980年又就7O年代新疆吐魯番地區新發現的吐火羅語A《彌勒會見記》發表研究論文多篇,打破了“吐火羅文發現在中國,而研究在國外”的欺人之談。
(4)中印文化交流史研究--《中國紙和造紙法輸入印度的時間和地點問題》、《中國蠶絲輸入印度問題的初步研究》等文,以及《西遊記》有些成分來源于印度的論證,說明中印文化“互相學習,各有創新,交光互影,相互滲透”。
  (5)中外文化交流史研究--80年代主編《大唐西域記校注》、《大唐西域記今譯》,並撰10萬字的《校注前言》,是國內數十年來西域史研究的重要成果,而1996年完成的《糖史》更展示了古代中國、印度、波斯、阿拉伯、埃及、東南亞,以及歐、美、非三洲和這些地區文化交流的曆史畫卷,有重要的曆史和現實意義。
  (6)翻譯介紹印度文學作品及印度文學研究--《羅摩衍那》是印度兩大古代史詩之一,2萬余頌,譯成漢語有9萬余行,季羨林經過1O年堅韌不拔的努力終于譯畢,是我國翻譯史上的空前盛事。
  (7)比較文學研究--80年代初,首先倡導恢複比較文學研究,號召建立比較文學的中國學派,爲我國比較文學的複興,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  (8)東方文化研究一一從8O年代後期開始,極力倡導東方文化研究,主編大型文化叢書《東方文化集成》,約50O余種、8OO余冊,預計15年完成。
  (9)保存和搶救祖國古代典籍--9O年代,擔任《四庫全書存目叢書》、《傳世藏書》兩部巨型叢書的總編纂。
 (10)散文創作--從17歲寫散文起,幾十年筆耕不辍,已有80余萬字之多,鍾敬文在慶賀季羨林88歲米壽時說:“文學的最高境界是樸素,季先生的作品就達到了這個境界。他樸素,是因爲他真誠。”“我愛先生文品好,如同野老話家常。”
  除了學術上鶴立雞群之外,我認爲更重要的是季老的人品感動了中國。季先生說:“在最困難的時候,也沒有丟掉自己的良知。”他在“文革”期間偷偷地翻譯印度史詩《羅摩衍那》,又完成了《牛棚雜憶》一書,凝結了很多人性的思考,他的書,不僅是個人一生的寫照,也是近百年來中國知識分子曆程的反映。病榻之上,老人昭告天下:請從我頭頂上把“國學大師”、 “學界(術)泰鬥”、 “國寶”的桂冠摘下來! 如此懇切而執著,謙遜而決絕,大美而不言,怎不令人肅然起敬?溫家寶總理高度評價季老:“您在最困難的時候,包括在‘牛棚'挨整的時候,也沒有丟掉自己的信仰。那時,您利用在傳達室看大門的時間,翻譯了280萬字的梵文作品。”“您一生坎坷,敢說真話,直抒己見,這是值得人們學習的。”
  “智者樂,仁者壽,長者隨心所欲。曾經的紅衣少年,如今的白發先生,留得十年寒窗苦,牛棚雜憶密辛多。心有良知璞玉,筆下道德文章。一介布衣,言有物,行有格,貧賤不移,寵辱不驚。 ————2006年感動中國人物”評委會給獲獎者季羨林先生的頒獎詞。
一個人的成長往往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,這許多因素中有的是必然因素,有的是偶然因素,只有不失時機的抓住各種有利的因素,才能成才。
  季羨林先生爲什麽會取得這麽傑出的成就?是什麽原因造就了季羨林先生?除了他個人的內在因素,是否外在的環境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也起了重要作用?年輕人對這些問題非常感興趣。從一個淘氣孩子到學界泰鬥,這中間有什麽必然性嗎?《季羨林的一生》這本書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。



擴展閱讀: 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17941.htm